笔名: 口令: 验证码:   
楼 主  index »  吉林新农合 » 吉林新农合基金频遭蚕食 售票据似卖冰糕般平常  


  作者:发布员
  注册时间:2013-04-05
  主题/回复:878/22
  积分:61029
  等级:★★★★★★(十二级)
  称号:终身成就奖

用户联系方式已设置为保密

 

 发表:2013-04-06 15:51:20 阅读 1167 次 回复 0 次 得分0  |   字号 字色
吉林新农合基金频遭蚕食 售票据似卖冰糕般平常
被喻为农民“救命钱”的新农合基金,已成为一些不法分子眼中的“提款机”。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获悉,最近,吉林省吉林市、德惠市和敦化市等地接连发生骗取、套取新农合基金的事件。这是吉林自2003年实施新农合制度以来比较少见的现象。

  该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合管办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随着参合农民增加和国家投入比例加大,新农合基金盘子越来越大,腐败现象也在向新农合管理机构蔓延。”

  新农合,即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是由政府组织、引导、支持,农民自愿参加,个人、集体和政府多方筹资,以大病统筹为主的农民医疗互助共济制度。

  这项2002年决定实施、2003年启动试点,2008年覆盖全体农民的制度,被认为是决策层为农民编织的一道医疗保障“安全网”。新农合基金也因此被称作农民的“救命钱”。据卫生部今年3月通报,2009年新农合筹资总额达944.35亿元,参合农民7.59亿人次受益。

  在2006年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的背景下,如何监管好新农合目前近千亿元的资金,备受社会关注。

  “套合、骗合现象抬头”

  吉林省卫生厅农卫处副处长沈文生告诉本刊记者,自2003年以来,吉林省新农合总体运行平稳,但是近一个时期套合、骗合现象抬头,不仅存在于个别医疗机构,还有个人行为。

  今年3月18日,吉林省德惠市天台镇华家村2社一些村民发现,自家交上去的新农合医疗证被村民刘占龙拿走再还回后,多了买药品的记录,最多的被买了1000多元,最少的也有几百元。

  吉林省相关部门调查发现,刘占龙等人冒用他人医疗证大肆购药,共涉及21户共75人,购买药物的医疗总费用达1.4万元,天台镇卫生院前期垫付补偿金额5608元。刘占龙购得药品后再送到其姐夫的诊所出售,赚取与市场的差价款。事件发生后,涉案农民已被公安机关带走,天台镇卫生院院长遭撤职。

  “其实,制度都有,就是不认真执行”,德惠市卫生局局长李久春告诉本刊记者,“如果天台镇卫生院能按要求‘见人开药’,就不会出现冒用医疗证的事情。”

  一些新农合机构普遍满足于抓参合率,对新农合知识宣传普及不够,也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

  本刊记者在吉林市丰满区旺起镇采访发现,有些人对新农合知识一无所知,有些把自己的参合证随意借人。

  李久春主张对农民加强道德和法律教育,因为“一千个农民有一千个心眼,如果都动起来,监管的难度就更大了”。

  “像卖冰糕一样平常”

  近期,吉林市丰满区农民董某利用跨省转诊,购买假病历、假发票骗取住院补偿款一事案发。从2007年开始,董某采取这种手段,不仅自己先后4次骗取补偿款,还帮助镇上其他农民买假,共骗取补偿款14万余元。

  “这些假病历和发票就跟真的一样,通过肉眼根本分辨不出来”,吉林市丰满区合管办主任赵亚春告诉本刊记者。

  据她介绍,董某的骗合行为被发现,是因为董某伙同其他农民在去年年底集中报销了几笔大额票据。由于住院地点全部来自北京301医院,而且每笔治疗费用都很大,这才引起丰满区合管办的注意。合管办向北京301医院查询后发现,这些病历均是假的。

  而在2009年,重庆秀山县也曾爆出303个“癌症病人”以在外地务工得绝症为名,伪造多家医院病历资料,向该县农村合作医疗基金办公室“报销”449万余元的事件。

  据《重庆晚报》报道,受理该案的重庆市检察院第四分院认为,这起情节看似简单的诈骗案暴露出新农合基金的一些漏洞,故向卫生部反映有关情况,建议提高警惕,仔细审核报销发票,注意鉴别病历真伪。

  赵亚春说,她手里还有一张开自四川某医院的可疑票据,但她已经打了四五次电话,对方医院一直不配合。

  “全区七八万参合农民,每年补偿额几百万元,合管办一共5个人,不可能每张票据都去查,更不可能出省去查。没有人手,也没有这笔经费。”赵亚春建议,全国各大医院都能建立起北京301医院那样的查询系统,以方便各新农合管理机构核查。

  沈文生说,吉林省各县市的新农合管理机构通常只有几个人或者十几个人,要面对的是全县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参合农民,还有十几个乡镇卫生院、上百个诊所,审核工作全凭人工操作、肉眼识别,无论是监管力量和监管手段都难以满足新农合迅速发展的需要。

  李久春对这种情况有一个比喻:“一只猫面对100只老鼠,抓了这只,跑了一群。”

  有人认为,诈骗新农合基金的事件接连发生,意味着新农合基金这块蛋糕,已经被社会上一些不法分子盯上,他们通过制假、购假从中渔利,其行为已经涉及违法甚至犯罪。

  前述骗合农民董某称,北京301医院门前,出售医疗票据就像卖冰糕一样平常,花三五百元就能买到上万元的发票,而且是成套的,包括完整的病历。“他们说是通过关系从医院内部开出来的,是真的。”

  赵亚春认为,对于制造贩卖假病历和假发票这样的违法犯罪行为,需要各级公安机关联手打击,至于是否有医疗机构人员参与其中,也需要纪检部门进行监督检查。

  卫生部农村卫生管理司副司长聂春雷在2009年7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该部准备从当年开始用三年的时间实现农民在省内就医直报。“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新农合83%的农民都是在县内看病,现在县内是在哪儿看病在哪儿报销,当时结账。但是到了县外,农民看病以后,先交钱,然后拿着票据回去报,所以有些就弄了一些假的票据。为了杜绝这种现象,我们总结了一些省的经验,推行省内定点医疗机构直报。”

  聂春雷认为,目前全国在省内定点医疗机构看病的农民占全国农民的95%以上,如果把省内解决了,对一些不法分子的骗报将起到非常好的抑制作用。对于其余需要出省的情况,“我们也在研究将来采取什么样的特殊办法,能够加强这方面的控制。”

  “医院挣了钱,农民不受益”

  医疗机构是另一个监管难点。

  去年12月,敦化市两个乡镇卫生院借年底新农合基金结算之机,以给参合者体检的名义,套取新农合门诊基金4.9万元。事发后,两名乡镇卫生院院长一遭撤职,一被记大过。

  沈文生认为,一些基层医疗机构由于财政补贴不足、生存困难,把违规违纪套取新农合基金当成获取经济效益的手段。

  据沈文生介绍,医疗机构套取参合基金的办法一是“假住院”,病床明明空空如也,病历上却煞有介事地写着病人在此住院治疗的详细情况;二是过度治疗,青霉素能治的病非用青霉素二代、三代,开“大处方”;三是不进行合理用药检查,拿证就开药。

  本刊记者了解到,这样的骗合行为仅从“人、卡、本”符不符很难找出漏洞。就是检查出来,也仅仅是罚款、整改,最多是取消其定点资格,对那些效益不好的医院不足以起到震慑作用。

  按照有关规定,参合农民就诊应“对人对号对病情”,对症施治,合理用药。沈文生表示,“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需要政府给予医疗机构合理的补偿以抑制其套取新农合资金的冲动,需要医政部门严格规范医疗行为、制定诊疗标准,甚至需要医德医风的整治,这是一个长期的系统工程”。

  这种“医院挣了钱,农民不受益”的现象,也曾引起有关部门关注。2009年7月,卫生部等五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巩固和发展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意见》。该文件提出,要采取多种综合措施规范医疗服务行为,如积极开展支付方式改革,控制医药费用不合理支出,发挥社会和舆论监督对医疗机构服务行为的约束作用等。

  在随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聂春雷表示,在新农合全覆盖以后,卫生部“对医疗费用的控制、对医疗机构的监管,将面临更艰巨的任务”。聂春雷提出,“要使监管精细化,包括基金的监管、对定点医疗机构的监管都要精细化。”

  沈文生说:“尽管这几起事件尚不足影响新农合主流,但是提醒我们要及早下手,完善相关制度,管好农民的保命钱。”

  据悉,吉林省卫生厅已于日前召开新农合监管工作会议、开展全省性大检查,下一步将继续加强信息化建设,通过全省联网、即时结算等办法加强监管。此番动作能否将新农合基金监管中的损耗降至最低,有待观察。

 
  页数1/1首页 « 1 » 末页
  发表回复:您还没有登陆,无法发表回复。请先[登陆]

新农合网 www.xinnonghe.org 冀ICP备08000605号Copyright(C)2012-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