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名: 口令: 验证码:   
楼 主  index »  重庆新农合 » 重庆新农合:农民得了多大实惠  


  作者:发布员
  注册时间:2013-04-05
  主题/回复:878/22
  积分:61029
  等级:★★★★★★(十二级)
  称号:终身成就奖

用户联系方式已设置为保密

 

 发表:2013-05-13 19:20:57 阅读 1125 次 回复 0 次 得分0  |   字号 字色
重庆新农合:农民得了多大实惠
农民只需缴纳20元钱,就可以在各级医院就医时享受不同比例的报销待遇。短短几年间,新农合已覆盖重庆所有区县。目前,重庆有2179万农民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新农合参保率达92%。

面对这一可观的数字,我们似乎看到了“农民看病不再难”的希望。

1万块钱,能治什么大病?

重庆市目前推行的新农合制度以大病统筹为主,对小病、门诊补偿的比例很低。据重庆医改方案规定,2009年所有农村居民和城镇居民将执行统一的合作医疗政策,城乡居民实行门诊统筹账户管理,普通门诊报销一档年累计最高限额25元/人,二档年累计最高限额40元/人。

一年只能报几十块钱,新农合医药费补偿比例偏低。在巴南区第二人民医院门口,家住鱼洞的王女士告诉记者:“农民患需住院治疗的大病还是少数,但是像头痛、感冒、风湿这些小病倒是经常发生,但不需住院治疗,我们交了钱回报却不大,不是很划算。”

按理说小病应该花不了多少钱,但沙坪坝区井口镇徐先生的反映却是“有一次我到医院看感冒,医生竟开了300元的药”,“一般有小病,我都自己买点药吃。上次胃痛,医生开了400元的针药。后来我没去取,吃了十多元的胃药就好了”。

“小病如此,大病就更吃不消了。”徐先生反映,新农合工作的开展虽在一定程度缓解了农民患大病的医疗负担,但由于基金总额的限制,能得到的医疗补偿与庞大的医疗费用支出相比无异于杯水车薪。以合川区为例,合川规定的住院的最高封项补偿限额为1万,农民群众一旦患上恶性肿瘤、肾功衰、白血病等重大疾病,这钱是肯定远远不够的。

有的定点医院治病比新农合前贵,补偿也划不来

当下老百姓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越来越看不起病了。近几年,国家多次地降低药品价格,调整医疗收费,可落到实处时,人们依旧感受不到此举带来的变化和优惠,却明显感到医疗收费的直线上升。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有专家称,“过度医疗”可以算得上一只幕后的推手。

据了解,重庆市新农合运行中部分定点医院收费偏高,存在不合理检查、不合理用药以及小病大治的过度服务行为,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农民群众在新农合受益度,部分群众认为定点医院成为新农合受益者。

渝北区龙溪镇农民李云反映:“同样一个感冒或其他小病,现在花的医药费比实行新农合前多,一些比较常见的小病,医生却要病人做各种检查,小病大看现象时有发生,就算得到了一定补偿,仔细算算反而不划算。”

而高药价则可以算是另外一个背后推手。

据了解,许多乡镇新农合定点医疗机构的药价也都高于县级以上医院的药价。以通心络胶囊为例,北碚区第二人民医院的价格是33.4元,999感冒灵是9.6元每盒,而西南医院的通心络为29.6元。

重庆市卫生局农卫处的邓志根告诉记者,“乡镇医院由于经费不足,国家发改委、卫生部规定可以在限价的基础上加价30%,而县级以上最多只能加15%。”当问到新农合定点医疗机构的设置标准时,邓志根表示,卫生局没有统一的定点医疗机构名单,是各区县自行制定的,基本上来说公立医院都是定点机构,部分私立医院和诊所也纳入了定点范围。

“医药分开”缺乏配套政策

重庆9月新出台的医改方案规定:要逐步取消药品加成,并开展公立医院“医药分开”, 重庆公立医院补偿机制改革将逐步把公立医院补偿由服务收费、药品加成收入和财政补助三个渠道改为服务收费和财政补助两个渠道。

重庆新桥医院院长王卫东表示:“对于大部分公立医院而言,药品加成收入占了总收入相当大的比例,取消药品加成必然会使政府财政负担激增。因此,药品加成何时才能真正取消仍待观望。”

对于取消药品加成的规定,重庆社会科学院社会所所长蒲奇军认为:“以前我们把医院推向市场,医院要盈利才能生存,政府现在进行这个医疗改革,就是要把医疗做成公共服务,取消医院的暴利。取消药品加成后,政府要保证医院维持正常的经营和工作,为医院负责。”

大病不出镇、小病不出村?

重庆一些区县的新农合定点医疗机构基础条件较差,医疗服务水平和质量不高。记者走访了北碚区歇马镇卫生院、巴南区东泉镇卫生院等医院,发现这些地处主城辖区的新农合定点机构,相比县级以上医院,其医疗设备投入不足,部分卫生院和村卫生室就医环境差,医生的诊疗水平、素质参差不齐。

家住青木关的张先生说:“一般我们家里要是谁生了病,都宁愿去市里的医院,像西南医院、重庆医科大学二院等,在乡里和镇上看不怎么放心。”乡镇医院满足不了当地农民基本医疗的需求,这与新农合改革“大病不出镇、小病不出村”的目标有距离。

专家表示:“农村缺乏高水平的医护人才,导致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不足,这将成为制约新农合工作最为突出的瓶颈问题之一。”

第三军医大学学生小陈称,即使工资高,自己毕业后也不愿意去乡镇卫生院。因为农村经济卫生条件不太好,发展空间也相对有限。

因此,农民参合能否得到医疗权利质和量的保障,如何吸引高水平医护人才深入乡镇、农村,也是亟待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新农合改革是本着惠民、保障人民权益的方向进行的,近几年来,新农合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减轻了农民群众的医疗负担。据悉,重庆市新农合基金在总量和人均占有量上不断增长,受益水平和报销比例也不断提高。

张先生表示,农民参加新农合主要是冲着看病心里有保障去的,希望看病能尽量少花钱。这也正是近年新农合参保率大幅上升的原因。

但是农民需要得到的是更真切的实惠,是真正告别“小病拖、大病扛”的日子,是彻底摆脱“怕医院、怕看病”的心理,而不只是表面的数据。
 
  页数1/1首页 « 1 » 末页
  发表回复:您还没有登陆,无法发表回复。请先[登陆]

新农合网 www.xinnonghe.org 冀ICP备08000605号Copyright(C)2012-2018 All rights reserved.